□本報記者朱磊
  在度過了愉快的暑假後,孩子們又重新回到了校園,開始了忙碌的學習生活。而對於那些留守兒童來說,回到學校也意味著他們在假期與父母短暫相聚後又要分離。
  全國婦聯2013年發佈的《中國農村留守兒童、城鄉流動兒童狀況研究報告》顯示,根據《中國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資料》樣本數據推算,全國有農村留守兒童6102.55萬,占農村兒童37.7%,占全國兒童21.88%。與2005年全國1%抽樣調查估算數據相比,五年間全國農村留守兒童增加約242萬。
  留守兒童這一群體的出現也引發了一系列社會問題。雖然各地、各部門都採取了很多措施關愛留守兒童,如通過開展“關愛農民工子女志願服務行動”,建立服務留守、流動兒童的“兒童之家”、“兒童快樂家園”等,積極探索對留守、流動兒童等未成年人群體的關愛、保護模式,但由於留守兒童遠離父母,最根本的父母關愛和保護缺位,因此對這一特殊群體的保護仍然是未成年人保護的薄弱環節。
  2014年4月至5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開展了未成年人保護法執法檢查。在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分組審議未成年人保護法執法檢查報告時,一些常委委員呼籲,應進一步加大對留守兒童的關愛力度。
  蔡昉委員說,現在的留守兒童、流動兒童已經不是一個小群體。歸根結底,留守兒童和流動兒童現象的出現在於城鄉分割,在於戶籍制度還沒有根本改變,同時也是基本公共服務提供不均等的一個重要表現。僅僅是這一群體就足以構成我們加快推進城鄉一體化,加快推進新型城鎮化,加快推進農民工市民化改革的理由。所以,我們應該把問題提到體制層面上,作為我們推進改革的重要依據。
  “應立足於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蔣巨峰委員建議,要從兩方面採取措施:一是按照政策,加快勞務輸入地農民工落戶步伐,儘快讓他們轉為當地居民,並同步解決好住房及社會保障等問題,使農村留守兒童能夠與父母團聚。二是勞務輸出地要有意識地將招商引資與產業梯度轉移結合起來,使勞務輸入地的一些產業,特別是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到勞務輸出地,使外出農民工回鄉在家鄉打工;同時要創造條件,出台引導和激勵政策,讓一部分有條件的農民工回鄉創業,從而實現農村留守兒童與父母的團聚。
  “我對農村留守兒童現狀感到非常不安,農村留守兒童數量非常大,也是一個容易受到傷害的群體。”吳恆委員說,現在許多鄉鎮、行政村都在村委會設立了一些愛心電話,父母外出務工的子女能時常和父母通個電話。一些鄉鎮也設立了一些專門場所,為留守兒童提供幫助。但是還要進一步加大力度,並且要有緊迫感,因為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必須給予更多關愛。
  吳恆建議,應儘快把未成年人保護法修改納入議程。要加大農村基層組織以及留守兒童父母的監護工作力度和責任。對於父母跟子女分離相當長一段時間的,應當要求這些孩子的父母將子女送到寄宿制學校去。實際上,不少留守兒童的祖父母很難甚至無法承擔對未成年人的監護責任。地方各級政府則要進一步加強對寄宿制學校的建設和管理。
  列席會議的全國人大代表胡榮忠來自基層,他談到了很多實際問題。在鄉村,寄宿制學校存在幾個方面的問題需要解決:一是孩子住校以後誰來負責做飯?有人做飯誰來付工資?邊遠村校師資力量都缺乏,如果老師輪流來做飯的話不現實。二是學生宿舍的管理問題。特別是一年級至三年級的孩子,幾乎沒有生活自理能力,自己的衣服都不能洗,公共衛生誰來打掃?床單被套誰來洗?三是沒有醫務人員。學生住校以後生病了怎麼辦?為此,胡榮忠建議,在寄宿制學校投入建設的時候,要考慮到炊事員、生活老師和醫務人員的配備問題。
  (原標題:進一步加大對留守兒童關愛力度)
創作者介紹

駱胤鳴

slnpok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